問問題前,再想一下:一位作家道出人們對於「善意關心」的心聲

娜迪蕾(Nadirah Angai)是美國密蘇里州的一位年輕作家、母親和妻子。她經常在FB上寫文章,這些文章曾觸動無數女性。 在這個特別的文章裡,她解釋了許多女性被其他人「審問」未來家庭計畫時的感受。這些「友善的建議和關心」有多麼讓人感到厭煩。

「我知道一位30歲的女人,她還沒有孩子。人們會問她:『還沒有孩子嗎?』她每天的反應都不同,但通常包括強迫自己擠出笑容和克制自己不耐煩的心情。

還沒有耶,她笑著說,但聲音帶著沮喪。

是喔,那還不趕快生,你都幾歲了,再不生就生不出來了,這些人說完就離開了,他們很高興自己可以傳授這樣的博學智慧給她人。然而,這女人臉上保持她的笑容,但內心覺得孤獨,她哭了.......

她哭,因為她懷孕過4次,但每次都流產。她哭,因為她在新婚不久就開始嘗試懷孕,那已經是5年前。她哭,因為她的丈夫有一位前妻,這位前妻給了他孩子。她哭,因為她想嘗試體外授精,儘管她的存款沒那多錢。她哭,因為她終於完成體外授精,但還是沒有成功。她哭,因為最好的朋友反悔不願意當代理孕母,她說:『這太奇怪了』。她哭,因為藥物妨礙她懷孕。也因為這些問題導致婚姻起摩擦。她哭,因為醫生說不是她的問題,但她深深認為這是她的問題。丈夫責怪她,這種內疚也讓她變成一個難相處的人。她哭,因為所有姐妹都有孩子。因為她的一個姐姐懷孕了,但她甚至不想要孩子。她也哭,因為看到朋友懷孕。因為被邀請參加新生兒洗禮。她哭,因為母親一直在問:『女孩,妳到底還在等什麼?』。她哭,因為公婆都迫切想當祖父母。因為鄰居生了一對雙胞胎,卻不懂珍惜他們。因為多少年輕人輕輕鬆鬆就可以懷孕。她哭,因為她早就已經想好寶寶的名字。她有一間早已準備好的嬰兒房。她哭,因為她有這麼多的愛可以給寶寶。而丈夫會是一位偉大的爸爸。她哭,因為她也會是一位偉大的母親,但卻還不是。」

 

「另外還有一位34歲的女人,她有五個孩子。人們會對她說:『五個? 好辛苦啊,希望妳已經結束了!』這些人笑了,因為他們覺得這樣的評論無傷大雅。女人也笑,但敷衍,就像每次聽到不尊重的評論一樣,她馬上轉變話題,只是這一天,她覺得很孤獨,所以她哭了。

她哭,因為她其實又懷孕了,但她覺得必須隱藏這喜悅。她一直想要一個大家庭,不明白人們為什麼無法理解。她哭,因為她沒有兄弟姐妹,她知道孤獨孩子的感受。因為她的奶奶有12個小孩,她也想要跟她一樣。她無法想像沒有孩子的生活,但人們看待她像是不節制的生產工具。她哭,因為她不想被同情。她哭,因為人們認為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哭,因為人們認為她不負責任生一堆。她哭,因為感到被人們誤解。因為厭倦了捍衛自己的選擇。她哭,因為她和丈夫完全有能力照顧全家人,但別人卻覺得這點不重要。她哭,因為厭倦了「有趣」的評論。她哭,因為有時她開始會懷疑自己,想知道當初生了兩個後是否就該節育。她哭,因為其他人可以很快的提出批評但鮮少有人提供幫助。她哭,因為她討厭被人『仔細審查』。她哭,因為她不是小丑,因為人們沒禮貌。因為似乎很多人對她的生活型態有意見。她哭,因為她想要的只是一個平靜的生活。」

「再一位40歲的女人,,一位小孩,人們對她說:『只有一個,孩子好可憐。妳從沒想過再生一個或更多?』 

女人平靜回答:『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已經練習很多次,她知道要如何回答,沒有人會懷疑。但她哭了

她哭,因為她的懷孕是一個奇蹟。她哭,因為兒子一直要求要兄弟姐妹。她哭,因為她其實想要至少三個小孩。也因為她的第二次懷孕因身體因素被迫終止。她哭,因為醫生說再次懷孕是『高風險』。她哭,因為她正努力先照顧自己的身體。她哭,因為丈夫甚至不理會她的想法。她哭,照顧一個就以精疲力盡,工作卻無法說辭就辭。她哭,因為有時覺得自己很自私。她哭,因為產後憂鬱症還沒完全康復。她哭,因為無法想像再次經歷懷孕的過程。她哭,因為身體健康又出了狀況。她哭,因為她最後不得不進行子宮切除手術。她哭,因為渴望想要另一個孩子,但卻再也無法擁有。」

這些女人無處不在,她們可能是我們的鄰居、我們的朋友、我們的姐妹、我們的同事...等。她們的子宮是她們自己的,每個人都應該尊重。

有多少次,你曾被問過,或是你曾問過下面的問題:「你們哪時要結婚啊?哪時要生小孩?怎麼還不生?」這些問題往往造成別人的負擔。過多的關心,其實只是滿足自己!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