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學過野外求生技巧的女日大生,小島獨自求生19天

一位日本女學生前一陣子在國外引起了很多關注。這位日本女學生名為令依子(Reikko Hori),一位22歲的大阪人。令依子完全沒有任何野地生存的知識,卻還是單獨一人前往印尼一座偏遠的小島,獨自居住19天。她的冒險經歷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人。

Youtube/Docastaway

薩馬爾島(Amparo)島位於澳大利亞西北方約7780公里處。令依子並不是因遇難而受困於那裏,她是透過一間Docastaway旅遊社來規劃她的旅程。這間旅行社專門替客戶量身打造荒島度假的特別行程。而令依子選擇的是其中最艱難的冒險模式。此外,她是第一位單身女性,報名了最極端的冒險旅遊。

負責令依子旅程的阿爾瓦羅(Alvaro Cerezo)非常擔心令依子。在準備旅行期間,令依子幾乎沒有回覆阿爾瓦羅寄給她的電子郵件,也沒有回答任何問題。阿爾瓦羅唯一知道的是令依子完全缺乏野外生存知識。當令依子終於抵達到島上時,阿爾瓦羅的恐懼得到證實。令依子完全沒有準備,她甚至沒有準備適合和足夠的衣服,她只帶了一件牛仔褲,所以阿爾瓦羅只好在當地商店替她買一件褲子。

Youtube/Docastaway

阿爾瓦羅注意到令依子的一個奇特行為,他說:「...離島前,當我在碼頭等待船的時候,我回頭看令依子,她坐在一個角落,用一根手指分開一隻死掉的老鼠,似乎認真的分析牠。」

由於令依子是第一位單身女性自願參加這個旅行,旅遊社希望能夠記錄令依子的所有經歷,並拍攝第一天的生活(公司希望確保令依子的身心狀態),令依子同意但條件,她不要收到任何阿爾瓦羅或其他人的解釋或指導,她也不要攜帶GoPro,她拒絕所有關於島嶼生存的建議,她希望自己挑戰一切。

Youtube/Docastaway

於是她在島上開始了她自己的生活。起先,令依子拒絕了所有的工具,包括:大砍刀,但是在阿爾瓦羅的堅持下,她同意帶著一個放大鏡和一隻矛。令依子真的沒有多想,當她被告知矛是為了保護自己免受暴風雨或野生動物的傷害時,她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帶上它。令依子還跟阿爾瓦羅說她計劃用下列的方式睡覺:直接睡在地上。

Youtube/Docastaway

這是令依子試圖用放大鏡生火,但她沒有注意到椰子纖維不夠乾燥。

Youtube/Docastaway

這影片是令依子如何用石頭慢慢敲開椰子,以攝取水分:

令依子在大海中暢遊:

Youtube/Docastaway

僅僅24小時,阿爾瓦羅就注意到令依子在檢測危險和感覺疼痛的方面的不足。 阿爾瓦羅說:「她光腳在鋒利地珊瑚礁上走路就像是走在家中平滑的地板晚上睡在叢林裡也根本沒有考慮深夜裡可能會有猛獸出沒。」阿爾瓦羅逼令依子承諾,若有緊急事故馬上打電話給公司或去離她營地40分鐘的警衛間。令依子答應了,然後這位頑固的女孩正式開始了獨居生活。

Youtube/Docastaway

儘管經驗不足,裝備不足,令依子仍然設法在此小島生活了19天。

但這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令依子沒有生存技能,所以她找不到足夠的食物和飲料,第二晚,因強烈暴風雨她感冒了。也許有大砍刀或庇護所的幫助下,生存可能會容易一些。種種的不試與不舒服,讓令依子在第五天就對剩下的13天感到絕望。

但,儘管前幾天的困難與不適,令依子慢慢逐漸的掌握到島上的生活,她會用矛抓魚....

學會爬上較低的椰子樹,摘取綠色的椰子,它們比較好用石頭敲破。

也成功的用放大鏡生火。

她繼續獲得各種求生的基本技能。在最後一天,她居然可以抓到一隻蜥蜴! 它成為令依子最難忘的晚餐。

在完成了為期19天的生存之旅後,阿爾瓦羅問令依子在島上的這段期間是否到寂寞,這是她的答案:

「是的! 我以為我很獨立,我不需要人,我自己一個人可以活得好好的。但在島上,我感到巨大的寂寞... 這是我第一次過著附近周圍都沒有人的生活。當我在那裡時,我絕望的希望我能快回到文明的社會,老實說,我在人際關係上並不擅長,所以這種孤獨的生活對我而言很適合。但這次的『度假』讓我意識到在人群中才會快樂,與人相處還是有幸福感的,我會更加珍惜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也會生活得更加積極,這種孤獨的生活並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這裡有令依子介紹這趟冒險之旅的影片:

你對這種新形式的旅行有什麼看法? 想試試看嗎? 若是我,肯定第二天就放棄逃之夭夭了。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