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被稱「鬼女」,但她們用生命換來後代勞工安全

1922年,美國一間工廠的女工莫莉·瑪姬(Mollie Maggia)不幸死於頸靜脈出血。一開始,她只是聲稱牙痛,拔了兩顆牙之後,她的牙床卻開始潰爛、流血,膿液不斷滲出。她的嘴發出惡臭,四肢也開始劇烈酸痛。很快,莫莉所有牙齒幾乎都掉光,感染在她身上快速擴張。她的下巴、上顎、耳朵都形成巨大膿瘡。當牙醫檢查傷口時,只是輕輕碰了她的下顎骨,骨頭居然就碎了。沒過多久,她的下顎骨就嚴重粉碎,醫生從她嘴裡能直接把骨頭取出來,這可怕的感染最後擴展至她的喉嚨。不久後的某天下午,莫莉嘴裡全是鮮血,任憑醫生護士怎麼努力,她最終仍不幸去世,年僅24歲。當時醫生們都搞不清楚她到底得了什麼病,這樣的症狀前所未聞。最後,他們在死亡證明上寫了死因:梅毒。 直至現今,我們才知道這不是事實 - 莫莉·瑪姬實際上死於輻射!

很快,當地小鎮許多婦女開始一個接一個病倒,這些婦女都是從下巴或者牙痛開始,初期的病情出奇相似,且她們還有一個共同特點:都曾在美國鐳企業工作過。原來,她們的工作內容是要在手錶表面塗可發光材料,而該材料具有放射性元素:鐳。原本這似乎是個很好的工作 ,她們的工資是其它工廠的三倍,很多年輕婦女都很高興能實現經濟獨立的夢想,同時也能為國家作出貢獻。

二十世紀初,很多戰場上的士兵需要在夜光中讀取時間的方法,所以會在手錶上塗含有鐳的混合物,賦予它們特有亮度,而這些工作大部份都在美國鐳企業進行加工。手錶上的數字很小,塗飾時常不小心溢出,所以工廠管理人教員工們一個方法:下筆之前,先將毛筆頭放在嘴裡抿一抿,這樣,筆頭就能聚攏,塗得也就越精確。每一次抿筆頭,一點一滴的鐳混合物就被食入。曾經有員工問工廠管理人員,這物質是否會傷及健康,但公司不僅否認,還提出證明肯定表示:不用害怕。不但一點都不危險,反而還能健康長壽!

當時的鐳可是一種「神奇」的東西。科學家們認為鐳可以治療癌症,痛風,發燒,便秘…有錢人甚至會去鐳診所,做鐳spa。鐳甚至成了養生宣傳的噱頭…喝水加點鐳,化妝品加點鐳,牙膏、牛奶、黃油、面包也加點鐳......等。

只是當時的許多人沒想到,這些「科學研究」的贊助商都是公司股東!

而那個時代,「螢光」是種時尚的代表,年輕人喜歡這種bling bling的感覺,甚至會將鐳混和物塗抹在牙齒上,使牙齒看起來更明亮。這些員工甚至得到了一個暱稱「鬼女」,因為與鐳混合物接觸,使她們的某部分皮膚甚至能在黑暗中發光。

但事實是,她們逐漸慢性中毒,莫莉是第一個死亡的人,且肯定不是最後一個。她的許多同事也遭受同樣命運,儘管初期症狀相同,但後來各自演變成不同的症狀:有些人生下了死胎,有人則是慢性疲勞。她們的身體開始緩慢分解,皮膚上出現孔洞,骨骼易脆,全身遍佈腫瘤。今天我們知道暴露在輻射下,就可能破壞人體組織,更不用說將它們吃進身體內。那種破壞無法挽回。

漸漸,終於有人意識到這種危險。員工開始懷疑嘴裡抿的鐳,根本就有毒!許多人開始尋找案例,歸納相似點。許多女工團結起來,決定要將公司繩之以法,阻止更多無辜的人死亡。

她們開始進行冗長的訴訟過程,想要證明公司管理人欺騙她們,且就是這些鐳混和物讓她們生病。花了整整兩年時間,經歷無數次拒絕,終於找到一名願意為她們打官司的年輕律師。但是,美國鐳企業財大氣粗,到處都有關係網,就連當時的法官,後來都被人挖出原來也是美國鐳企業的股東之一。這場官司非常艱難。幾個上訴女工被疾病折磨,已經時日不多,她們甚至都已無法舉起手宣讀誓言。官司糾纏了3年才開庭…美國鐳企業想打拖延戰。他們甚至在辯護中,使用了茉莉的死亡證明,稱她死於梅毒,作為反駁論點。

直到1925年,一名鐳工廠的男性員工也離奇死亡。一名叫做哈里森(Harrison Martlan)的法醫對他進行屍檢,在他骨頭裡發現了鐳,法醫懷疑,這名工人的死可能跟鐳有關係,於是開始深入調查這件事。作為第一個死亡的鐳女郎,哈里森申請對當初的茉莉女士進行開棺驗屍,試圖尋找真正的病因。結果證明,茉莉死於輻射!

女工的抗爭仍在繼續。聲稱公司惡意隱瞞事實。開始有報紙刊登這些勇敢女性的故事。雖然美國鐳企業否認一切,並試圖影響法醫的驗屍結果,但最終事情終於大肆曝光:他們因有毒輻射材料,已毒死許多女工。1938年,美國鐳企業負責人終於因導致多名女工死亡被判有罪。每個抗爭女工都獲得$138,000美金的賠償金,以及每年$8300美金的年金,直到她們死亡,同時,所有的醫療和法律訴訟支出都由美國鐳企業支付。獲得賠償之後沒幾年,這些女工就已全部離世。

在她們生命最後時刻所堅持的這場訴訟,以及它所帶來的公眾關注,徹底改變了美國勞工們的處境。在此之前,美國很多企業根本就不在乎工人安全。工傷也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該訴訟後,美國公共衛生部門立即召開會議,專門討論鐳工廠的工作安全問題。塗鐳工人從原來的毫無防護措施到現在必須要配備防護裝,她們,推動了美國職業安全和健康署的成立,以及之後職業傷害勞工法的建立,讓各種勞動職業安全標準在此後得以加速完善。

現今,這些為後人爭取到應有勞工權利的「鬼女」們,幾乎已經被大家所遺忘,但希望這個故事能夠喚起大家對她們的記憶或認識,讓她們的犧牲可以獲得適當的尊重。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