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100年:農夫發現一戰士兵婚戒後歸還給死者後代

萊昂(Lionel)是一名來自法國小村莊的農夫,居住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死傷最慘重的凡爾登戰役地區。  

現在這裡已經看不到過往歷史的腥風血雨,只有寧靜、茂密的森林。萊恩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在森林裡採摘蘑菇,帶回家親自料理。

Youtube/BFMTV

但在凡爾登森林裡散步的人們,經常可以發現一些不屬於「大自然」的東西:

「人們常發現一戰時士兵的骸骨。政府其實應該要尋找他們的家屬,並且為他們舉行厚葬」這名農夫說。

而早在2001年,萊昂在一次外出採菇的路程中,就發現一樣特別的東西:

Youtube/BFMTV

「我在地上發現一枚戒指,很明顯是純金的。除了表面上有少量的土屑外,它看起來閃閃發亮,那光澤好像是才剛從店裡出來一樣」

Youtube/BFMTV

那看起來像是個結婚戒指。戒指內側寫著「Martha et Léonce, 18.7.14.」。難以相信,但「14」顯然指的是「1914」年。萊昂想,這大概是屬於某個一戰軍人的。猶豫了很久,最後萊昂還是把這枚戒指帶走了。

1914年7月18日,這對夫妻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正式宣戰前15天結婚。那是多麼惆悵和心碎的時刻,他想。這枚戒指的主人和無數生命一樣,葬身在戰場上的某處,沒能戴著戒指回家。

Youtube/BFMTV

萊昂決定要把這枚戒指還給真正的主人。當然,指的是這枚戒指主人的後代。他請了一名教師好友賽德里克(Cedric)幫忙。 

他們在各處的歷史博物館和網路上費力搜尋,發現1914-1918年,死於凡爾登地區、名叫Léonce的年輕男子有超過1200名。到底要怎麼找到正確的那位?

Youtube/BFMTV

時間過去,調查一直沒有明顯的進展。在資訊不足的情況下,他們幾乎已經放棄。

10幾年過去,2016年底,賽德里克在一次閒聊中,又向萊昂提起了那枚戒指。他說,或許調查能再次有些進展,他知道近年有許多陳封的檔案和紀錄被公開,現在他們甚至能查到一戰士兵的身份號碼牌。

兩個人又燃起鬥志,再次提起勁查詢關於這枚戒指的資訊,然後他們終於發現了阿希爾(Achille Léonce Bourrelly):這名一戰士兵根據記錄是死於1916年,萊昂發現戒指的地區附近。 

Youtube/BFMTV

這是他們搜索名單以來,最可能符合戒指主人的身份了!接著,他們試圖查詢這名士兵的後代子孫。他們得到了兩個電話號碼,第一個已是空號。第二個則屬於艾朗(Alain Bourrelly)

Youtube/BFMTV

「我接到一通語音留言」艾朗回憶。「一名男子問我是否有家庭成員在一戰凡爾登地區過世。我很快回電了」他們詳談了許久,而萊昂也毫不猶豫,告訴他自己15年前在森林裡撿到的東西。

「後來,他告訴我,他找到了我祖父的戒指。如果我們有興趣,可以去找他拿。這讓我整夜睡不著覺。我知道我的父親其實跟他的爸爸不熟。他的母親(我的祖母)在戰後重建了她的人生和家庭。我們從未談論過去的事。」

Youtube/BFMTV

為了紀念他的祖父,艾朗決定和他的家庭拜訪住在凡爾登的萊昂和賽德里克。

「我們特別等待了秋天,這樣我們就能看見當年一戰時,我祖父看見的景象。凡爾登那時已是滿地冰霜了。」

他們一起走過當時的戰地,也一起到了萊昂發現戒指的地方。

Youtube/BFMTV

「當你看到時,胃會忍不住一陣糾結。我的祖父在一戰時,死於兩個村莊的交界地方。這裡完全被戰爭摧毀。他們在凍土上挖壕溝,那裡就是個屠宰場」

這一次的旅程讓艾朗震撼、感動不已。親眼見證家族過去的歷史後,讓他忍不住回顧自己的婚禮誓言和祖父當年的死亡證明。

Youtube/BFMTV

「1916年12月15日,在一個嚴寒的夜晚和下雪的早晨後,法國軍隊清除障礙準備發動攻勢。但德軍的炮火早已對準他們。Léonce Bourrelly在此戰役中被擊中,死於槍傷。醫院工作者Albert Comproux、市民Connaux (Gard)以及軍人Émile Bourbon宣布了他的死亡。在官方紀錄中,Léonce Bourrelly 於1916年12月15日早上10:10am,在La Côte du Poivre (Meuse)為國捐軀。」

當地新聞也做了專訪報導(法文):

這枚戒指的主人雖然無法平安返回故土,但10年後,他的精神和那枚戒指,最終仍回到了他的子孫身邊。戰爭是人類自己創造出來的無盡浩劫,有多少生命因此而犧牲、多少家庭因此分離破碎。幸好有不放棄的萊昂和賽德里克,這個法籍軍人在天上或許也會感到安慰無比吧。

來源:

MidiLibre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