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寫報導的傳奇女記著:娜莉布萊

世界上有一種人,任何事物都無法阻止他們追求自己的目標。不管多辛苦、多艱難,他們就是要一步一步朝夢想前進。

娜莉(Nellie Bly)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她是一位記者和冒險家,今天她是許多年輕女性的榜樣和靈感。

1864年,出生於美國賓夕凡尼亞州農村的娜莉(真實姓名為伊麗莎白·科克蘭(Elizabeth Cochran))。當時她的家境艱難,父親又英年早逝。所以她十幾歲時,就被迫自己尋找賺錢的方法,幫助支應母親和其他14位兄弟姐妹。她原本就讀教師學程,但由於缺乏金錢,很快她就被迫退學了。

值得慶幸的是,伊麗莎白的天賦並沒有被掩埋。 1885年,她在匹茲堡快郵報中看到一篇有爭議的專欄,這篇專欄名為「女孩擅長的事(What girls are good for)」 文內提到,女人不該出門工作,因為她們生來就屬於家裡,婦女只適合烹飪和養育孩子!全文充斥當時看來無傷大雅的厭女情節。這引起了16歲伊麗莎白的憤怒,因此她寫了一篇反駁文章並投稿至報社。這篇反駁文章給讓總編輯留下了深刻印象,他聘請了娜莉當全職記者。從此,伊麗莎白以娜莉的筆名,開始寫關於貧困、急需改革的法律以及工廠的內部問題...等等。

Wikipedia

娜莉的讀者喜歡她簡潔重點式的報導,這些報導往往對社會的某些方面扮演重要的因素。娜莉撰寫多次令人興奮和充滿風險的報導,很快的,她獲得了國家認可,並在最負盛名的「紐約世界報」任職,跟著普利茲(joseph Pulitzer)學習。 這是娜莉職業生涯最大的改變,也是她之後的臥底採訪新聞奠定了基礎。

多年來,黑暗的謠言包圍了位於皇后區和曼哈頓間東河岸的「紐約市精神病院(New York City Lunatic Asylum)」。以前的員工曾說到那邊糟糕透惡劣的環境,以及系統性的虐待病人事件。當時,沒有一個機構能夠發現此精神病院的不法行為。於是,娜莉假裝裝瘋賣傻,以便進入這間精神病院進而取得第一手報導。

娜莉的總編輯答應,他們最晚會在10天後將她帶出精神病院。但即使如此,待在這間臭名昭著的精神病院,不要說10天,就算是1天,也會令人想要逃跑。當娜莉問其中一位警衛,這間精神病院是什麼樣的地方時,他的回答是:這是一間關瘋子的機構,一旦進來將沒有逃跑的機會。

娜莉在精神病院中看到的情況比她想像的糟糕許多。裡面擁有1600多名病患,是建築物可容納人數的兩倍。晚餐供應老硬的麵包、稀粥和腐爛的水果。患者每週只能洗澡一次,且都是同樣的水。此外,整棟建築物充斥著老鼠。

裡面的員工經常虐待、毆打、綑綁和狠踢病患。不僅如此,他們還會拉扯病患的頭髮,並將他們的頭浸泡在冰水裡。

醫生對所有的投訴裝聾做啞,畢竟誰會相信精神病患呢? 當病患投訴後,憤怒的員工會對那些敢於說話的病患進行更殘忍的報復。

精神病院裡的醫護人員也沒有努力治療病患的疾病。娜莉進入後,故意慢慢恢復正常,但沒有人看到她「改善」的跡象。 娜莉也看到許多裡面的病患實際上並沒有精神病,他們只是不會說英語、太窮或無力照顧自己。

10天過去了,娜莉的總編輯遵守他的承諾,他雇了一名律師用法律行動威脅精神病院,要求立即釋放娜莉。如果紐約世界報沒有干預,那麼娜莉有可能再也無法見到太陽,因為「治療」娜莉的醫生堅持認為,儘管娜莉行為正常但依舊是個瘋子。

之後,娜莉發表了「精神病院10日」的調查報告。她的調查結果激起了民眾的憤慨,也促使政府官員對該精神病院徹底進行調查。 負責人收押,增加資金,並確保病患受到該有的治療與待遇。

「親身」採訪了精神病院之後,娜莉也深入貧民區採訪,報導販賣孩童的不法行為,並搭配報導募資,最終募得 850,000 美元。娜莉一生都是冒險家、作家和戰士,她為處於社會階級弱者的權利而努力。她的名聲有助於使她的採訪能夠接觸到廣泛的觀眾,並鼓舞無數的年輕女性跟隨她的腳步聲。

1992年,娜莉57歲,因肺部感染死於紐約的家中。在她過世的2年前。美國的女權運動者在爭取女性投票權獲得了大成功。

娜莉是位了不起的女性,她的一生都是在用生命做調查,幫人民出聲。她的事蹟、功勞永遠存在人民心中。在台灣媒體素質遭到長期質疑的今日,或許該用娜麗的故事警惕自己。每一篇文章或每一段字句,都承載某種責任,寫你在意的,值得的新聞,替現在以及未來,都留下一點什麼。

來源:

Wikipedia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