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母親給對她兒子大吼大聲陌生人的一篇公開文章。

這天,凱倫(Karen Alpert)和她的兒子在外面的公園裡玩耍,但凱倫不小心分心了,因為她正在安慰一位正在哭泣的小朋友,所以她沒有注意到在孩子游樂區發生的事情。直到凱倫聽到一個不認識的女人用大聲的聲音對凱倫兒子說話時,她才將注意力轉回兒子身上,那時她的兒子正在試圖玩吊單槓。事後凱倫在她的部落格寫了一篇公開的文章給這位女士,並希望她能看到。這篇文章的內容令人意想不到:

「給今天在公園裡教導我孩子的陌生人:

哇哇哇,我們得談一談今天發生的事情,今天妳的女兒也在試圖玩吊單槓吧?應該是,我的孩子應該是再玩它吧?就這麼簡單,但是,因為妳的孩子是玩吊單槓的新手,所以花比較久的時間才能上手,且有時候爬到一半還會心生恐懼,中途停下,所以我的兒子別無選擇,只能穿過她,當然有時會不小心的碰到她,導致她跌倒,哭泣。我懂。

在我繼續往下說之前,我要先聲明一件事,我知道今天我應該在那裡,看顧著我的兒子,但不幸的是,我在公園的另一邊安慰我兒子的朋友,因為某些原因他很難過地在哭泣。所以我不在那邊。但這是否代表你有可以懲罰我孩子的權利?這是否代表你有權力用嚴苛的口氣與他說話還叫他停止,不准玩?這是否給你權利,彷彿你可以責罵他,當他實際上是『我的』孩子?

嗯....是的,你確實有!

我今天沒有機會跟妳說到這番話,但『謝謝妳』。因為如果我兒子的行為像個小混蛋,且不管我有什麼理由不在場,我都允許妳幫我教育他,讓他知道他不可以這樣做。當然,我不是說妳有權以任何方式碰觸他,妳不能跟他動手,不能對他亂吼,只有我才有權這麼做。但是如果他在玩吊單槓時,不守規局,不懂先後順序,妳隨時可以不讓他玩。如果你看到他玩溜滑梯時,往滑梯上走,或是撿起地上的木屑石頭亂丟、說髒話、欺負人,或著是任何妨礙到他人的行為,你都可以幫我「教育」他。

因為即是妳不是他家長,妳也是成人了,這說明妳比他睿智。是的,我知道世界上有不少父母,聽到別人說自己孩子幾句,就唧唧歪歪個沒完。但我不是這種人。

教養一個小孩需要眾人的努力在原始的社會,一個村莊一個部落,一個部落即是一個大家族,三四輩同堂是傳統。兒童被視為上蒼給予整個部落的禮物,受祖父母,叔伯等親人照顧是常有的事。儘管現在的社會比過去更大更寬闊,但我們不再是全都睡在並排的小屋裡,也不再結伴一起乘大篷車出門,更不用說晚上大家聚集在一起,現在的我們甚至都不認識鄰居 。但是我們可以選擇要怎樣的「社會」,我選擇以前的社會。

我很抱歉,今天我沒在那盡到我當媽的角色與責任,謝謝妳幫我教育他。

衷心的感謝。

『那個』男孩的媽媽。」

我猜想不管那位小女孩的媽媽是誰,她都會希望看到這篇文章。 子不教,父之過。父母需教育孩子,讓其言談舉止得體。凱倫的這篇文章迅速在網路上發酵,它已被轉發了268萬次之多,其中ABC新聞、FOX 新聞等各大媒體也都有報導。也許凱倫的回應和背後呈現的思維,值得許多父母思考。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