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閉症女孩第一天上學,溫暖舉動讓老師驚訝不已!

來自蘇格蘭的米利安(Miriam Gwynne)是兩個孩子:娜歐米和伊薩克的母親。撫養這兩個孩子可比一般人想像得更艱辛,這兩個孩子都患有自閉症。 這天是娜歐米第一次去上學。米利安很擔心她的女兒到底能不能順利融入學校生活?她會不會被其他的孩子嘲笑? 

然而,事情的發展卻超出這個媽媽的預料。那天放學後,米利安接到了一通來自女兒班級導師的電話,老師想要和米利安分享娜歐米今天在學校的所作所為。這個母親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兒做了甚麼。 

「就像所有媽媽一樣,當我的孩子第一次全天候待在學校,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憂慮和緊張。當我把她的襯衫拉好、拍拍衣袖準備送她出門時,我都還在猶豫,讓她去一般學校上課到底適不適合她。

我比大部分人有更多原因擔心我的女兒,她被診斷患有自閉傾向和選擇性緘默症(selective mutism ),她出門的那天早上還不怎麼會自己穿衣服,我也不確定她是否能在學校自己上廁所。而且即使她曾在幼兒園多待了一年,她仍然是班上最小的孩子之一。

除此之外,她的生活亦背負著頗為沉重的負擔,即使她只有5歲。我常常想專家們是否真的能體會那種肩負著兄弟姊妹重量的感覺?因為我可愛的女兒有一個雙胞胎弟弟,被診斷出更嚴重的病症。他有腫瘤、自閉、神經發展障礙及口語表達障礙。而她必須學習和他一起相處和生活。

學校在離家裡14公里遠的地方,不知道第一次在沒有弟弟的環境下生活她會如何度過?如果她有一些特別的需要卻無法表達,有誰會知道並幫忙她?她焦慮、脆弱和嬌小的身軀會不會容易被欺負?而這些狀況會不會影響她的學習?

我有太多的憂慮和疑問。

但她開始上學後,有些事改變了。一天他們班上的特別助教告訴我,我那特別安靜的女孩在沒有說一個字的情況下,就改變了整個班級。

她們班上有另外兩個非常安靜、內向的外國小孩。他們不會說英文,而班上也沒有人會說兩個孩子的母語:俄語。為了便於助教一起照顧和幫忙,我的女兒與這兩個孩子坐在一起。

老師在前面講解課程,而所有孩子們坐在地墊上。我的女兒聚精會神的聽著,然後跑回自己的位置。老師叫他們畫一張圖,並在圖上方寫下他們的名字。當所有小孩迫不及待地拿起鉛筆和蠟筆開始畫畫時,娜歐米卻只坐在那裡。她盯著一旁的助教,看見助教忙著向兩個外國孩子解釋他們應該要做甚麼。

當助教分心於照顧其中一個孩子時,娜歐米突然站起來走向他們。她將放在桌子中間的水彩筆筒拉過來放在他們身邊,然後直接拉起他們的手指著身上的名牌,再指著圖畫紙的上方。然後她甚至拿起一隻蠟筆,示意他們在圖畫紙上做記號,又沉默地指著班上其他正在作畫的同學們。

她在旁邊安靜地等待,等著兩個孩子照著她的示範開始做。他們全程沒有用任何語言交談,而兩個孩子慢慢地將名字寫在圖畫紙上並開始畫畫。她看著他們微笑,然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在自己的紙上寫下名字。

助教驚喜地望著她,而老師也在旁看到了這一切。

老師跟我說,一個最出乎意料的孩子在那天教導了所有人一課。一個被診斷有社交焦慮和表達問題的孩子,告訴他們到底應該如何溝通。

她聽不懂俄語,但和一個有口語障礙的弟弟一起生活顯然教導了她用行為來做溝通工具。她在沒有說任何字的情況下告訴整個班級:幫助別人不一定需要語言。

我仍然擔心她許多事情。但我也同時知道,她比我想像中的更獨立、更有能力面對世界,她能造就美麗的生活,我以她為傲。」

超過 200,000 名網友對這個自閉症小女孩第一天上學所發生的故事深深感動。她的母親原擔心她造成麻煩,但她卻以行動默默地幫助了別人。她確實能了解別人的話,和其他人做溝通,順利地融入學校生活。

孩子比我們想像的更堅強、更有能力。希望小娜歐米的故事也能激勵你我,努力克服每一天的挑戰。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