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半夜暖助遊民,卻因一張照片意外發現神奇巧合

來自美國德州布朗斯維爾的吉米(Jimmy Cavazos),寫下這個神奇又難忘的親身經歷。 他表示,世界真的很小,他相信每個微小善行最終都會以奇妙的方式回饋。

他在Facebook上分享了事情發生的經過:

「一個難忘的夜晚。

昨天半夜12點到1點左右,我一直睡不著。最後決定起身穿衣出門,開車去奧米托和藍喬韋霍附近,我們家族的私有地和產業附近看看。通常我一個星期會去看3到4次。今晚卻不太一樣....因為已經是半夜、有點冷、風很大,還開始下雨。然而我還是想出去走走。因為一些原因,我開了剛過世的父親的GMC皮卡貨車出門。在他卡車(以及所有我其他車子)的遮陽板上,我夾了殯儀館給的祈禱卡,上面印有父親的相片。發動車子時,我將它抽出來看。我說:『嗨,老爸。我今天晚上要開你的貨車出門。我真的很想你....』我很愛我爸的老貨車...當我坐進去,那聞起來就像他的味道,感覺就像是他,而他所有的舊工具和個人物品都還在那裡,彷彿他刻意留下的。

當我開著車四處確認時,發現我們一處閒置的空地上有人將垃圾留在那。我停下來準備處理它們,結果注意到一個衣服骯髒、破舊、潮濕的男子,跛著一隻腳,走在人行道上,慢慢穿過對街。那晚非常暗、風很大、下著小雨又蠻冷,且除了風聲外極端安靜....我繼續撿起垃圾,包一包丟到貨車上,沒發現這名男子正穿越街道往我這邊走來。停在一段安全距離外,他叫住我,問我他能不能靠近...我說好,靠近些....然後他問我需不需要他幫忙一起撿垃圾。我手上有支手電筒,他說話時,我朝他的方向照了照。他的臉充滿皺紋、留著鬍子,他的眼睛看起來乾澀疲憊。我告訴他其實沒有多少垃圾,我已經快弄完了。他用『西班牙文』回我『抱歉,我並不是要向你討任何東西。我只是想幫你。』我問了他名字,他說他叫奧斯卡....我問他住哪,他說他是遊民,偶而睡在幾英里遠的教堂外面。他繼續說,他都睡在天主教堂裡,一個聖母瑪莉亞水泥雕像的後方空地上....那裡讓他覺得很安全。

他幫我撿起垃圾,同時伸到口袋裡,從一個發皺的小塑膠袋裡拿出4、5片有點破碎的餅乾分給我。我謝了他,並注意到塑膠袋上纏著一條祈禱鍊。

大概5到10分鐘後,我們將最後一袋廢棄物搬到我父親的卡車上。我向他道謝,他轉頭準備離去。我跳上車,看著他走遠,突然覺得不曾問他是否口渴或飢餓。我追上他,搖下車窗,叫他靠近些。他禮貌地問:『先生,還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我問他餓不餓?他說,是的,先生我很餓!...我請他上車,決定和他一起找個地方吃東西。他想了想,走到後面,跳上卡車後方。搞什麼鬼!我停在路邊,跳下車問他『你在幹麻!我叫你坐進車內』...他道歉後說:『先生,我走了一整天,從布朗斯維爾外圍的偏遠地方,我被帶到那裡接一份打工清洗刷子。但我最後被本來該付我錢清理他東西的人留在那裡,沒水也沒食物。我在那裡待了3天,全身都很髒。我想我不是很好聞。我覺得有些難堪,我不想弄髒你的卡車....』

不知為什麼,但他說完這些讓我感到很生氣....我說『聽著,離開卡車後座,進來車內,現在在下雨。』他上了車,關上車門後,再次為他的臭味道歉。我告訴他,他根本沒有向我道歉的理由,且他永遠不該因自己的外貌狀態感到羞恥,尤其是這樣的狀態和氣味還是因為努力工作而來!

一邊開車,他或許感到必須證明自己真的有努力工作,他請我開了燈,展示了他的雙手,他的雙手骯髒、乾裂、充滿傷痕,他說自己被留在那裡工作了3天,老闆本該回到那裡帶給他食物、水和毛毯,但卻沒有出現。他沒有提供任何補給,最後也沒有付錢。奧斯卡於是決定『完成工作後』自行離開!

我開到了最近的漢堡店,問他想吃什麼。他從口袋掏出16美分和第二條祈禱鍊。他說『我無法我無法點太多東西,這是我有的錢。』我對他的回應有點傻眼...我默默想著,難道我真的要讓他自己付錢嗎?....我笑了,頭伸出窗外,點了一份雙層牛肉堡,起司加倍,薯條加倍,所有分量加倍的套餐和一個超大杯可樂。

拿到餐點時,他激動但仍禮貌地問我,他能不能在卡車裡開始吃東西,因為他真的非常餓。我說,當然。我決定先將車子停在停車場,讓他能舒服平順地吃完這一餐。(其實我有問她要不要一起進餐廳坐下來慢慢吃,但他覺得自己太髒又太臭而拒絕了)

雖然看起來很餓,但他仍舉起雙手,捧著未開封的食物,虔誠地閉上眼開始祈禱,感謝神(和我)賜予的食物。

.....(中略).....

他問了我的名字,說想將我納入他晚間禱告的名單。接著他稱讚我的卡車很棒。我開始談起我爸媽,並告訴他這輛車其實屬於我父親。我問他來自哪裡,他說來自墨西哥一個小鎮。他來這裡想辦法賺錢,送回去給他的父親。我們聊了一陣,他說道『先生,你一定有著美好的父母....』這我同意,接著我把夾在遮陽板上那張來自殯儀館的祈禱卡和照片秀給他看。

接著,發生了我今晚遇最大的驚喜....

我給他看那張照片,他盯著照片大約2、30秒,突然挪前挪後仔細地打量,我問他需不需要眼鏡,並借給他我的。結果他突然驚訝地捂嘴,閉上眼睛,一邊喃喃禱告一邊開始哭泣。這時我知道,他的確是個虔誠的信徒,他看起來是個謙卑、誠實的好人。.....

他拿著那張祈禱卡激動不已....我們沈默了幾分鐘,我問他他還好嗎,他說是的,我問他為什麼哭,結果出乎意料地,他看著我說『先生,我認識這個男人』我說『你認識誰!?』,他說『照片裡的這個男人....你的父親....我見過你的父親和母親』...我驚訝不已,問他為什麼認識他們?他問我,他們是不是曾經營一家藥局和診所,診所有一名醫生駐診?....然後他還說了那名醫生的名字!我說是的!過去25年,我父母的確擁有Price Village 藥局....他說他知道....但他不曉得他過世了....『你的父母都是很好的人...』他說,10年前,他的小女兒過世...她在墨西哥出生,患有罕見疾病,天生就嚴重畸形,需要許多他無法負擔的醫療資源,那些甚至無法在墨西哥取得。他告訴我,他曾游泳過河、翻過邊界,就為了找份工作,試著籌錢救他的女兒。他說『先生,後來是你的父母給我們夫妻所需的藥,救治我瀕死的寶貝女兒。我們從未忘記過他們的大方和仁慈。我過世的太太和我時時仍想著將來有一天,要怎麼還他們這筆債。現在我哭,卻是為了我再也無法回報他,因為你父親已經過世了....』

我向他解釋,如果我父親仍然在世,他也不會接受任何錢做回報。因為我爸媽他們都深信,如果你是『真心真意』地想要給予....你從來不會期待任何回報。此外我也告訴他,『據我所知,你已經償還一切了...今晚你幫我一起處理了別人丟棄的垃圾,就在我父母的私人產業上....』 

一個奇妙、感人的巧合。吉米從來沒有料到,他無意間幫助的一個遊民,竟然和他的父母有這麼一段淵源,而這個遊民卻在多年後,在恩人的產業上幫了一個微小卻溫暖的忙。

這是吉米父親多年前的合照: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