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旅遊攝影師,安居偏鄉領養貧童賺人熱淚

賈維爾(Javier Castellano)似乎過著人人稱羨的生活,出生於阿根廷科爾多瓦,在西班牙念設計和攝影,畢業後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四處旅遊、衣食無憂。 但他心裡總是有某處癢癢的,最後他下定決心要做些特別的冒險。 

他在34歲那年打包行李回到家鄉阿根廷,在家人曾去度假的地區買下了一片土地。他在那裡蓋了一間小小的石屋,附近只有一個約50人居住的小村落「洛斯阿爾加魯伯斯」(Los Algarrobos),那時他還不知道,這個安靜偏遠的小地方,會成為他人生中最大的轉折和冒險。 

賈維爾住在食屋裡,並決定到附近的村落當義工教師。在那裡的小學校裡,只有16個小孩和一名教師兼校長。所有孩子不論年齡層都在同一班,全都來自文盲家庭。「我剛到的時候,發現政府有補貼他們電腦,但沒有人知道怎麼用,包括老師。所以我告訴他們,別擔心,我能教你們,你們不用付我錢。」

他開始在那邊免費上課,教他們如何使用電腦。在那裡,他認識了5歲的加百列(Gabriel)。這個小男孩的父母不想撫養他,將他丟給了祖母照顧。祖母阿黛拉(Adela)帶著他住在偏遠的鄉村,但她知道孫子應該去學校上課。

這對祖孫的樂天和勤奮讓賈維爾印象深刻。隨著時間過去,賈維爾感覺他們就像他的家人。「加百列經常來我家,我也常去拜訪他們,因為加百列從來沒有慶祝過生日,所以我在他生日的時候給他禮物。他的人生雖然經歷了一些醜陋的遭遇,但他還是一個天真樂觀的男孩。他會讓人知道快樂是靈魂層次的問題。」

然而不久後,阿黛拉被診斷出癌症。雖然遠赴科爾多瓦市中心醫院就醫,這個老太太的病情仍迅速惡化,不久後留下加百列去世。

加百列的父母下落不明、音訊全無,多年來從未看望過這對祖孫。加百列頓時成為沒有監護人,被迫獨自生活的「孤兒」。當機構頭痛要將他轉送到哪家孤兒院時,賈維爾實在看不下去了。他忍不住站出來表示:「我願意照顧他。他不能被送離這裡,這裡有他的家、他的學校。」

加百列和賈維爾沒有任何血緣關係。但全村的人都知道賈維爾老師對加百列的關愛和照顧。最後,作為暫時措施,賈維爾成了加百列的臨時監護人,為期兩年。兩年後,監護權必須被追蹤和更新。加百列暫時得到了一個「新爸爸」。

但受限法律規定,期限結束後加百列必須尋找新的寄養家庭,沒有血緣關係的臨時監護人無法正式領養幼童。加百列11歲後,他的生活仍然會面對天翻地覆的變化。

賈維爾對這些規定感到無法理解,最後決定訴諸法院,希望能正式領養加百列。最後政府聯繫到加百列的親生父母,他們終於在法院審理此案時現身,公開表示願意放棄監護權,讓賈維爾全權照顧加百列。當法官詢問加百列的意願時,加百列安靜地站在那裡,不停地掉眼淚,之後他不斷重複,他不想和他的「老師爸爸」分開,這幕畫面令許多人紅了眼眶。是這個某天突然出現在村莊的賈維爾老師,給了他認識世界的機會,照顧他、關心他,還幫他慶生。

整個村落都緊張地等待法院的最後判決。當賈維爾牽著加百列的手回來宣布:他能正式領養加百列後,所有人都興奮歡呼!法官最後表示,鑑於心理專家評估,再度更換加百列的家庭可能會對孩子造成負面影響,於是做出這個最後判決。

於是,在阿根廷中部,這個偏遠的村落,賈維爾的人生走上了最精彩的旅程。他決定成為一名父親!他和加百列已成為不可分割的一對,建立了濃厚的感情。感謝有這樣偉大的「老師」和「父親」,一個失根的孩子重新找到了家!

來源:

infobae, Los Andes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