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為娛樂的人類動物園:我們的灰暗歷史

1903年日本殖民下的朝鮮時代, 大阪一場展覽震撼各地。會場展出日本北方原住民阿伊努族、琉球民族,台灣人以及兩名朝鮮女性,讓日本當地民眾「參觀欣賞」。這些人被關在博物館內像物品一樣展覽,當時日本宣稱這只是純粹作為教育目的。1907年東京另一場展覽,又展出一名朝鮮男性和朝鮮女性。

這樣的「展覽」放在現代,每個人都會覺得不可思議。然而,當年的日本卻不是第一個「展覽人類」的國家。早在20世紀初帝國主義盛行時,世界上就有類似例子。許多未開發的弱小國家被殖民,當地的土著則被綁架作為苦力或展覽「參觀品」。 

這種被稱為「人類動物園」的現象在1870年於許多歐洲重要城市如漢堡、米蘭、巴黎和倫敦開始盛行。卡爾·海根貝克(Karl Hegenbeck)為第一個引進這種「人類動物園秀」的人。一開始,他從南太平洋和亞洲地區帶回薩摩亞人和薩米人展出。獲得巨大的成功後,他也開始展出因紐特和努比亞人。他們就像野生動物一樣,不穿衣物,被圈禁在一個狹窄範圍供人觀賞,同時也會進行「假狩獵」活動。

1906年紐約的布朗克斯動物園(Bronx Zoo)則展出一名來自剛果的俾格米男性。他的名字叫歐塔(Ota Benga),最後和猴子、猩猩關在一起供人參觀,並被迫在美國遊客面前跳舞演出。展覽的標題為「失落的連結」,認為這些土人是介於猿類和西方人的連結物種。在大多數美國人心中,這種土著是劣於美國人的人種,更接近猿類。最後因為嚴重憂鬱傾向,歐塔自殺身亡。

熱衷引進這種展覽的還有麥迪遜·格蘭特(Madison Grant),他出版了一本書,名為「偉大種族的逝去」(The Passing of the Great Race; Or, The Racial Basis of European History),是之後希特勒種族主義的根基。

1931年,這次是法國巴黎。這個世界級展覽再次搜羅土著展出,並獲得巨大迴響,6個月內吸引了340萬人次。他們展出一個家庭,包含一個媽媽和年幼男童。訪客朝他們指指點點、取笑作樂,甚至對他們吼叫或用手戳他們。

法國一足球選手克利斯提安(Christian Karembeu)就曾提及祖父的灰暗過去。當時他祖父被以外交代表團為名騙去巴黎,但最後卻被關進籠內參加展覽。 

人類動物園最後終於在1958年的比利時終結。下方的照片就是當時展覽的情景。來自剛果的小女孩潔奇(Jackie)在籠子內接受遊客餵食,就像動物園的其他猴子猩猩一樣。 

fghj

根據統計紀錄,19世紀初至20世紀中,有14億人曾「享受」並「支持」這種人類動物園。

哈佛大學的教授兼哲學家、詩人喬治(George Santayana)曾經表示:「那些不記得過去的人,將重蹈覆轍。」

幸好,隨著時代變遷,有越來越多人致力於種族平等,並付出極大努力,讓人們記得歷史的傷痕,避免犯同樣的錯誤。2011年的一場展覽「人類動物園:野蠻的發明」,就是針對「人類動物園」的批判和反思,讓現代的人們有機會了解過去和反省。

不幸地是,這個世代的大多數人早已遺忘「人類動物園」是什麼。但卻還有許多人,依靠種族、長相和外表來評判別人。「人類動物園」的歷史已經結束了,但看不見的「藩籬」仍然存在人類之間。你覺得呢?分享這段歷史,給更多人的知道。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