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黑人雙胞胎,異常作為震驚英國。

茱恩(June Gibbons)和珍妮弗(Jennifer Gibbons)是在威爾斯長大的雙胞胎女孩。她們的關係從一開始就讓人覺得有點奇怪。

這對雙胞胎是社區僅有的黑人兒童,因此在學校常被排斥霸凌,有時被丟東西、被攻擊、潑漆。有專家事後研究認為,這對兩人造成了心理創傷。學校管理人員逐漸允許兩人提早離開學校,以避免她們受到同學欺凌。從此,這對雙胞胎更加形影不離。

她們似乎發展出自己的語言。兩人之間的對話變得愈發奇特,沒有人能聽懂,只有她們自己知道彼此在溝通什麼。她們的家人非常擔心,決定把她們分開送到不同的寄宿學校。 但這並沒有改變任何事,兩人分離時皆表現出緊張性抑鬱症狀,隨後保持完全沉默。只要再次會面,她們就會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倚賴彼此,隨時都要黏在一起。

學校畢業後,她們再度一起生活。但這對雙胞胎接下來有好幾年的時間,幾乎總呆在她們的臥室中。1979年聖誕節後,她們開始了寫作生涯,她們寫的故事往往涉及奇怪情節,通常是年輕男女的犯罪或暴力敘事。犯罪小說似乎無法滿足她們,最終她們終於真正行動,包括實際縱火和盜竊。她們覺得生活無聊,人生漫無目的。茱恩在她的日記中寫道:「沒有朋友也沒什麼事可以填滿空閒的時間。」

她們被送往一所精神病院:布羅德莫醫院(Broadmoor Hospital),在那裡度過了14年。在這14年裡,她們被分配在不同的房間,但護士經常會看到這對雙胞胎坐在同樣的奇怪位置。有些日子,這對雙胞胎會做出完全相反的事情:茱恩會暴食,珍妮弗則是試圖餓死自己。

茱恩和珍妮弗的關係是很奇妙的,17歲時,她們開始出現了互殺對方的行為。有一次,珍妮弗用收音機的電線繞住茱恩的脖子,意圖活活勒死姊姊;而茱恩亦曾經在河邊試著把妹妹溺死。在監獄中,她們也都企圖自殺,因為她們相信,其中一個人必須為另一個人而死,這樣的話,另一個人便可以過著正常的生活。

《星期日泰晤士報》記者馬喬里·華萊士(Marjorie Wallace)撰寫了的一篇關於她們的故事。裡面曾提到,珍妮弗親口馬喬里說:「馬喬里,馬喬里,我必須死。」馬喬里問原因,珍妮弗回答說:「因為我們決定好了。」

1993年3月,兩人被從布羅德莫醫院轉移到更為開放的位於威爾斯布里真德的卡斯威爾診所(Caswell Clinic)。到達後,珍妮弗突然無法醒來,立即被送往醫院,但很快死於急性心肌炎。在她體內沒有測出藥物或中毒的跡象,她是自然死亡。

但茱恩表示,她的妹妹在前一天以及轉院的途中,身體都不太好。 她說:「她講話口齒不清...她很累,她說她正在死亡,然後她的頭靠在我的腿上,但眼睛是睜開的。」

珍妮弗去世後,茱恩沒有出現任何難過的跡象。她對馬喬里說:「我終於自由了,解放了,珍妮弗終於為我放棄了她的生命。」

她還在珍妮弗的墓碑上寫了一首詩:「我們是兩個人/但我們又是一個人/我們不再有兩個/通過生活我們變成一個/平靜的休息。」

無論導致珍妮弗去世的原因是什麼,這兩姐妹之間的聯繫和詭異經歷都令人嘆息和心驚。儘管她們曾有違法行為,但想到她們幼年的時光,很難不讓人覺得同情。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