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被霸凌到大,6位另類名模!

雖然古人就說過「情人眼裡出西施」,但顯然大部份的人對於「美」還是擁有一套標準,而這些標準很大一部份又來自媒體渲染。 好像人們就應該符合一個框架,怎樣的身形、怎樣的髮色、眼睛顏色、怎樣的臉型,才是標準的帥哥、美女。那些和「正常人」不一樣的人,不但無法被稱為美麗,甚至會被社會批評為醜陋、怪異。西班牙攝影師法蘭西斯(Francesc Planes),決定透過他的鏡頭告訴你,這些被一般人認為「畸形」、「不正常」的人,有多美。

艾爾巴·帕瑞喬(Alba Parejo)

pinterest

艾爾巴的身體從出生就佈滿胎記。「我的前男友曾警告我,千萬不要把背露給別人看,因為沒人會想要一個畸形的女友。」這名16歲的西班牙女孩說。今天,年輕、自信又漂亮的她成為模特兒,活躍於鏡頭前,已有不少作品。

instagram/francescplanes

古勒(Guille)

古勒小的時候就常因為「禿頭」被霸凌嘲笑。他得了一種罕見疾病,沒有任何體毛。「他必須學著愛自己,努力忽略那些在他治療期間,惡意嘲笑、為他取綽號的人。」攝影師法蘭西斯談及這張照片時表示。

紋身的青年 (匿名)

instagram/francescplanes

instagram/francescplanes

這兩個年輕人有個共同點,經常因為他們顯眼的刺青被攻擊。人們說,這不是疾病或畸形,這是你們自找的。於是,他們也成了法蘭西斯作品的一部分。「拍攝一些照片後,我發現我應該找一些社會認為『不正常』的人,以彰顯這個計畫的多元性。」

泰絲(Tess)

「泰絲過去早就因為身材,被羞辱霸凌多年。例如,她只是在速食餐廳點餐,就有一個陌生女孩在一旁用大音量評論『看,那團肥肉,她可以選擇點沙拉的,但她就只會來這裡吃漢堡。』」法蘭西斯說。今天,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後,泰斯終於接受自己的身體,即使她仍然遭受各種批評。法蘭西斯的每個模特兒,背後都有個悲傷的故事。「有些人被社會拒絕、有些人被羞辱,一些我年輕時也體驗過的事。但和這些人見面,拓展了我的視野」。

喬帝(Jordi)

pinterest

喬帝小時候,就被發現眼睛內有腫瘤。唯一能拯救他的方法,就是移除他的右眼。手術後,這個年輕的男孩就再也沒有拍過任何照片,他無法愛自己,永遠覺得自己的「人工眼球」很奇怪。花了很多年,他才終於漸漸想開。今天,他樂於用自己的經驗教導更多兒童「跟人家不一樣沒有那麼糟。我們不應該因為任何原因被拒絕或霸凌。」

instagram/francescplanes

「這個計畫的主題就叫做『正常』(Normal),因為我想要體現這個詞,其實擁有兩面。我讓人們看到社會大多人覺得『不正常』的一面,但同時告訴人們,這些事物都應被視作『正常』。我們為什麼要因為外表而覺得羞恥?」這個22歲的年輕攝影師表示。『正常』,不應該是指某種特定的外表樣貌,而是一種對每個人尊重和平等的對待。不管他長什麼樣子。

法蘭西斯也經常在時尚產業工作,看慣太多所謂的「名模」「美女」後,他覺得這個計畫對他而言別具意義。「拍攝這些照片讓我感覺很感動,因為至少我做了和『拍攝時尚名模』不一樣的事。我想和真實的樣貌、真實的人體一起工作,將自己從時尚的框架中去除。我也更了解自己,從我拍攝的成品中看見了我自己。我也發現,我們其實沒有那麼不同。」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