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孩子對抗癌症的感人故事與照片

來自加州Sacramento的德瑞克(Derek Madsen),是位10歲的男孩。 他有一個令人心碎的故事,這個故事該始於2005年的夏天,那時他被醫生診斷患有神經母細胞瘤,一種好發在小朋友身上的罕見癌症。針斷後,德瑞克馬上進行治療,他和他的母親辛蒂(Cindy French)下定決心要打敗這致命的疾病。

攝影師RenéeC. Byer 跟辛蒂和德瑞克提出了一個要求,她想要拍攝他們對抗疾病的照片,希望能拍攝下他們真實一面的情緒,例如:絕望、幸福、希望和悲傷。並藉由這些照片,讓更多人了解和幫助家中有羅患疾病孩童的家庭。(往下拉,若你也跟我一樣,你將會需要衛生紙。)

這一系列動人、震撼、溫馨的照片也讓RenéeC. Byer 獲得了普立茲獎。

在下面這張照片,我們可以看到辛蒂帶著德瑞克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醫學中心大廳裡旋轉玩耍,那時,他們正在等待著德瑞克的骨髓測試結果,看他是否有資格接受移植,這個小小遊樂的時光,其實只是辛蒂和德瑞克用來分心焦急等待心情的方法。

Imgur/chemistrydoc

抽取骨髓是非常疼痛的,這是當德瑞克在手術後清醒,因疼痛而大聲尖叫以及痛苦的扭動身軀時,辛迪在旁試圖安慰他的照片。

Imgur/chemistrydoc

有的時候,辛蒂會溫柔的幫德瑞克按摩,來舒緩他的不適。癌細胞已經侵襲德瑞克的器官和骨骼。他需要全天候的照顧,所以辛蒂將她的美容院關掉,到醫院全天候的照顧德瑞克。辛蒂說:「不管任何事,只要德瑞克開心,露出微笑,我都會去做。」

Imgur/chemistrydoc

下面這張照片則是,當德瑞克需要再動一個手術以便將他腹部的腫瘤去除時,辛蒂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來鼓勵他。

Imgur/chemistrydoc

儘管德瑞克一直飽受癌症的折磨,但他也是有快樂開心的時刻。在下面可以看到德瑞克和他的哥哥米卡(Micah)以及他的朋友RJ一起玩耍時,他有多麼的開心,一點都看不出他是身帶癌症的小孩。這張照片是在Tahoe的一家飯店所拍攝的,當時,他們被邀請去見到克里斯韋伯(Chris Webber),一位知名的籃球員。辛迪寫信給克里斯,在信中辛蒂描述了德瑞克的狀況,希望克里斯可以見他一面,因為德瑞克從小就視克里斯為偶像。當克里斯同意見他們時,辛蒂非常開心的安排這次的旅行。這是德瑞克第一次睡在家和醫院外的地方。

Imgur/chemistrydoc

德瑞克喜歡走在窄細長的地方,因為他覺得這樣可以訓練他的平衡感,且還可以讓辛蒂保持警覺(他覺得看媽媽這樣的表情很有趣)。德瑞克不喜歡醫院,每次辛蒂要帶他到醫院檢查或做手術時,辛蒂都得費很大的一番功夫,才能將德瑞克帶到醫院去。

Imgur/chemistrydoc

這張是,當德瑞克要進行手術前,辛蒂在旁邊焦急的看著醫院的工作人員準備手術的照片。工作人員允許辛蒂在德瑞克在打麻醉時留下,但在正式手術時,她必須要離開。

Imgur/chemistrydoc

德瑞克的哥哥米卡也一直在旁邊支持他,當德瑞克在準備輻射治療時,米卡在那裡為他的小弟加油打氣,希望能給予他多一點勇氣。

Imgur/chemistrydoc

有時,德瑞克支持不下去時,他會淚流滿面的說他要放棄。 這張是德瑞克和辛蒂在醫院的檢查室,德瑞克說要放棄時,辛迪和威廉醫生試圖說服他接受更多的治療照片。辛蒂情急拼命的說:「德瑞克,這些治療將會減少腫瘤,並減輕你的疼痛,如果你不做治療,你可能會更加的不舒服。」但德瑞克回:「我不在乎!我想要回家...帶我回家...我做完了,媽媽!你在聽我說話嗎?我不要做了!」

Imgur/chemistrydoc

為了讓德瑞克繼續治療,辛蒂與他做了一個交易。德瑞克可以坐在辛蒂的腿上開車。就在這張照片拍攝後沒多久,一位醫院的工作人員連絡了辛蒂,他告訴辛蒂,德瑞克剩沒多久的時間可以活了。

Imgur/chemistrydoc

癌細胞快速地散播在德瑞克單薄的身軀裡,在德瑞克頭部的腫瘤,讓他有了一個黑眼圈。為了鼓勵德瑞克,德瑞克最喜歡的餐廳服務員寫了一個特別牌子送他,德瑞克高興不已並將它掛在他房間的牆壁上。

Imgur/chemistrydoc

辛蒂和她最好的朋友凱莉(Kelly Whysong)互相安慰對方。德瑞克一天比一天虛弱,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辛蒂寫了一封信給德瑞克,告訴他自己她有多麼的以他自豪,他是如此勇敢地與病魔戰鬥。辛蒂不斷重複的念這封信給德瑞克聽,希望他能夠知道,她有多驕傲能有他這個孩子以及她有多愛他。

 Imgur/chemistrydoc

2006年4月28日,辛蒂幫德瑞克挑選了醫院為他所舉辨的慈善活動所要穿的衣服。辛蒂則是會在她的衣服上貼著一個微笑的貼紙,這張貼紙是醫院的工作人員送給她的。

Imgur/chemistrydoc

在下面這張照片裡,我們看到德瑞克用他僅剩的每一點力量來著衣。他肚子的腫瘤已經非常的腫大了,導致他的褲子不再合身。他頭部的另一顆腫瘤也影響到他的視力和平衡。

Imgur/chemistrydoc

德瑞克太虛弱了,他已經無法走路了,所以在這場慈善活動的中場時間,他坐在輪椅上,給了辛蒂一個充滿愛的吻。

Imgur/chemistrydoc

此時辛迪不願離開德里克的身邊,她每天將近24個小時都與德瑞克相處。這張照片則是在2006年5月8日,當時德瑞克因為吃了一種很強的藥物而昏昏欲睡,加上他也已經幾乎說不出話來所拍攝的。德瑞克幾乎沒有力氣。辛迪也是疲憊不堪,但不管怎樣,辛蒂還是堅持每一個時刻都要與德瑞克相處在一起。

Imgur/chemistrydoc

2006年5月10日,德瑞克的時間已經到了。當辛迪在幫德瑞克整理導管時,她拭去了眼淚,她不想讓德瑞克看到她哭。過了一會,護理人員蘇(Sue Kirkpatrick)來幫當時僅十一歲的德瑞克注射鎮靜劑,讓他可以平靜地離去。辛迪知道她做了所有她能做的,德瑞克也盡了他最大的努力與疾病奮鬥。

Imgur/chemistrydoc

德瑞克是在所有愛他的人的環繞中離去的,辛蒂輕輕的親吻德瑞克,並唱了他最愛的歌曲當作最後的告別。

Imgur/chemistrydoc

在喪禮上,辛蒂走在前端和米奇、德瑞克的朋友們一起抬著德瑞克的棺木。最後在德瑞克的墓碑旁,辛蒂說:「雖然你不在了,但我會永遠將你放在我的心中,我們共有的回憶也永遠會在我的腦中。我希望其他人可以給點時間、耐心、精力去支持家裡有病患的家庭。」

最後,德瑞克於2006年5月19日長眠於弗農山公園(Mount Vernon Park)

Imgur/chemistrydoc

非常有震撼力的照片。辛蒂和她的家人經歷了一個艱難的時光。但我們也看到德瑞克不屈不饒對抗疾病的勇氣。即使在我們人生最黑暗的時後,還是有可能會找到一絲絲幸福快樂的時刻。而就是這些幸福快樂時的記憶,幫我們撐過難關。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