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諾比核災31年後,人類見證了大自然的修復力量

塞格博士(Sergey Gashchak)是一位著名的放射生物學家。他花了很多年時間研究在車諾比周圍的區域。1986年,在當時的蘇聯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4號核反應爐爆炸(威力相當於500顆投放在日本的原子彈)導致大量放射性物質溢出時。塞格博士是派遣至此區清理放射源的人員之一,由於對該區的留戀,20多年來他一次次的進入該區探訪區內的自然環境景觀和動物狀況,這使他成為動物學家和該區輻射的資深專家。

Youtube/Habiq Tube

為了進一步了解該區在人類撤離後,野生動物是如何發展的,塞格博士在那裡裝了幾台攝影機。 塞格博士對攝影機拍攝到影片和照片感到非常驚訝,他馬上聯繫了他的同事,以及通知了烏克蘭政府。這樣還不夠,賽格博士將拍攝到的影片上傳到網路上,希望全世界都能看到這個奇蹟。

Youtube/Habiq Tube

經過31年的核災,在這個1,800平方英里面積橫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邊境的區域內,當人類撤出後,大自然自己一點一滴的修復復甦。

Youtube/Habiq Tube

賽格博士的照片和影片捕捉了許多非原生物種在此區域生存。 

Youtube/Habiq Tube

人類撤出後,大自然似乎以令人驚奇的方式改變了車諾比的狀況,這裡似乎已經成為歐洲最大的野生動物和鳥類漫遊保護區,甚至可以發現一些瀕危物種!

Youtube/Habiq Tube

其中一個就是黑頸鶴(black stork),黑頸鶴在該區之外的國家已經很少見到了,但牠們似乎在車諾比附近倖存下來。 在這裡你可以看到牠們正要築巢.......

Youtube/Habiq Tube

牠們也喜歡在出大太陽時曬曬陽光。

Youtube/Habiq Tube

這隻小老鷹似乎也正在享受日光浴。

Youtube/Habiq Tube

這裡還有一隻猞猁和牠的孩子。

Youtube/Habiq Tube

讓這些科學家更驚訝的是,他們居然會在這看到這種動物:棕熊。棕熊雖然不是瀕危物種,但牠們在這個地區已消失超過一個世紀了!

Youtube/Habiq Tube

另一種瀕危物種,白俄羅斯的普氏野馬(Przewalski’s Horses)。牠們在此大量繁衍。普氏野馬是至今世界上唯一的真正野馬(尚未被人類馴養過的馬種)。

Youtube/Habiq Tube

不管是白天還是夜晚,這些動物似乎非常享受牠們的新棲息地。

Youtube/Habiq Tube

但大自然也有殘酷的一面,掠食者需要進食...

Youtube/Habiq Tube

這隻麋鹿發現了一台隱藏的攝影機,並獨自享受了15分鐘的名氣。

Youtube/Habiq Tube

儘管專家表示,該區仍然不適合人類或動物居住,但大自然似乎有不同的看法。

Youtube/Habiq Tube

賽格博士和他的支持者,想要利用這些照片讓人們認識,該區所經歷自然美妙復甦的情景。但不幸的是,還是有人非法進入該地區進行狩獵行為和傾倒工業廢物。

Youtube/Habiq Tube

環保人士目前正在極力爭取與說服政府將該區變成國家公園。

這裡你可以看到更多賽格博士隱藏的攝影機所拍攝的動物(俄語發音):

考慮到人類對該區所造成的災難,如果人類再次摧毀它,將是一種恥辱。只希望烏克蘭政府能聽取賽格博士和其他環保人士的意見,採取措施保護在該區這些美麗荒野的植物和動物。

回應

更多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