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孩子後,這對父母親用了一個不尋常的面對方式

2015年,長跑多年的夏洛特(Charlotte)和阿提拉(Attila Szakacs)終於結婚了,並渴望能快點有第一個寶寶。 在2016年4月,就在夏洛特21歲生日的前一天,夏洛特和阿提拉的願望實現了,夏洛特懷孕了,他們很快就會成為父母。 

YouTube/Inside Edition

這對喜出望外的準父母,非常期待未來的每一天,直到懷孕的第20週......

超音波檢查結果帶給夏洛特和阿提拉一個好消息與一個壞消息。好消息是:他們的寶寶是個女孩子。壞消息他們的寶寶身帶疾病,這疾病會阻止她的大腦正常發育,進而造成嚴重的畸形。這對年輕的準父母對這個壞消息,感到極大的震驚、悲痛與不知所措。

twitter/eju.tv

醫生們發現,夏洛特和阿提拉的寶寶患有遺傳缺陷,她的兩條染色體位置不同,導致有些基因過度複製,另一些則是基因缺失。 夏洛特不得不每兩週去做新的檢查。在懷孕的第37週,情況變得更加嚴重,醫生們不得不採取行動。

twitter/Mamamia

夏洛特胎盤的血流量正在下降,且已經到危險的水平了。所以在12月13日,醫生採取剖腹生產將夏洛特和阿提拉的寶寶伊芙琳(Evlyn)帶到這世界。在伊芙琳出生後,她必須馬上接上呼吸器,所以夏洛特必須在7個小時候,才能看到她的新生寶寶。三天後,她才能將她抱在懷裡。

夏洛特回憶說:「這麼久才能抱到我的寶寶真的很痛苦,即是當我可以抱她時,也必須經由護士將她小心翼翼的放在我身上,那時我真的覺得我不是一個媽媽。」

instagram /beccaacherryx

正如醫生當初說的,伊芙琳的大腦發育不完全,加上伊芙琳的氣道太狹窄,她無法自己呼吸,所以醫生也不能替她執行可以拯救她生命的心臟手術。醫生解釋說,即使她以某種方式生存,她還是會面臨許多健康的可怕問題,例如:她的視力、聽力和說話的能力將會大大的受到影響,更不用說她精神和身體的殘疾。儘管如此夏洛特和阿提拉還是不打算放手。

夏洛特回憶說:「伊芙琳出生後,醫生告訴我們,我們應該考慮把她送到安寧緩和療護病房,但我們還沒準備好,我拒絕相信他們說的事情。」

但伊芙琳的情況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迅速惡化,夏洛特和阿提拉意識到,他們不得不放手了,他們看著伊芙琳身上掛著各種維生儀器,他們心疼不已,他們想也許讓伊芙琳在安寧緩和療護病房中安然離開,對她比較好。

YouTube/Inside Edition

對每位父母來說,這絕對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在2017年1月10日,他們將伊芙琳轉置安寧緩和療護病房。夏洛蒂說:「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這麼平靜,我得再抱她一次,這一次是我第一次可以好好的擁抱我的寶寶,我抱著她整整一個小時,然後他們關閉了她的呼吸器。」

在關閉呼吸器的幾分鐘後,伊芙琳去世了,那是她才出生4星期。

但伊芙琳的故事還沒結束。安寧緩和療護病房為夏洛特和阿提拉提供了一個特別的服務,這服務可以讓夏洛特和阿提拉和已故的伊芙琳有更多相處時間的機會,並讓夏洛特和阿提拉可以慢慢的接受伊芙琳的離去,並讓伊芙琳完成當家庭一份子的使命。

Facebook/Canal11 TvRed

這個服務就是,他們將伊芙琳放到一個有空調的嬰兒床,讓夏洛特和阿提拉有足夠的時間和伊芙琳告別。

因此,夏洛特和阿提拉讓伊芙琳多呆了12天在安寧緩和療護病房,然後在喪禮前四天將伊芙琳帶回家。他們甚至能夠和伊芙琳一起到公園裡散步。這個服務幫助他們有較多的時間可以面對喪親之痛。

也許不是每個人都會贊同和理解,但夏洛特依舊希望若有不幸的其他父母,和她有類似的情況時,他們可以有另一個選擇。當父母親被迫要提早與他們的寶寶說再見時,額外的幾天可以讓被留下的父母親的世界有所不同!

來源:

dailymail

回應

更多嘻報